加载中 ...

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2021-11-26 14:15:52 来源:

今年,作家虹影很忙——推出了两本新书《女性的河流:虹影词典》和《月光武士》;根据她小说《上海之死》改编的电影《兰心大剧院》上映。

最近,虹影又转型当导演了,根据她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月光武士》正在重庆热拍。贾樟柯担任监制,冯家妹、左航、蔡珩、白恩等出演。小说写于去年疫情期间,当时虹影被困在英国,在受困异乡的背景下,有关原乡的记忆变得更加深刻。

近日,虹影在片场抽空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她不仅谈到自己的小说、电影,还有对故乡重庆的独特情结。

红星专访│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虹影 本人供图

谈新书:把重庆当作一个人来写

小说《月光武士》以重庆为背景,窦小明在医院里认识了护士秦佳惠。秦佳惠曾给窦小明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小小红衣武士,沐浴月光而来,骑着枣红马,闯荡世界,见不平事,就挺身相助。有一次红衣武士救了一个误入魔穴的小姑娘。可是小姑娘不想活下去,他便带小姑娘去看满山怒放的花朵,让小姑娘改变了心意。从那时起,窦小明下定决心,要做秦佳惠的月光武士,保护她远离丈夫的家暴和折磨……

红星专访│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红星新闻:小说《月光武士》的写作缘起是什么?

虹影:这部书在北京时就开始写了。(去年)二月到伦敦接着写,一年多时间才完成。构思这部小说经过了漫长的时间,这个故事像一个很尖利的刺,扎在我的心里,我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它拔出来,让它自己长成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就是我呈现给读者的《月光武士》这部小说。重庆,我最熟悉的地方。感觉就像一座山一样矗立在我面前。我不是把一座山给你,我是把这座山上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朵花、经过的一些人通过文字表现出来,让你来辨认这个世界的好坏。我是把重庆当作一个人来写。

红星新闻:在小说里,秦佳惠和她的父亲用笔交流。这是不是也反映了现实生活您和父亲的关系?

虹影:秦佳惠跟她父亲的这种交流方式,就像我跟我父母,尤其跟我父亲的关系一样,在一个地方就闷坐在那里,吃饭做事,就是没有言语上的交流,但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心里的事。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每天早上拿一份“重庆日报”,在堂屋对着天井有亮光的地方看。因为老房子,很破了,过春节时,要在旧墙上糊上报纸,家里才有种年味。这种习俗我写到小说里面了。院子里的邻居看见了,来找父亲要报纸,尤其是那些欺负我,对我家人不好的邻居,也厚着脸来要报纸,我父亲都给他们。我和父亲有时候会坐在江边,他原来是船上的一个舵手,他会带我在江边坐下来看江上的船。他特别想回到浙江,他是浙江人,但是他不说话,我与父亲用沉默交流。

我父亲是1999年去世的,我母亲是2006年去世的,就跟我两部书写的时间是一模一样的。在他去世之后,我到他坟前把一本《饥饿的女儿》烧给他,这些文字好像就是为了给我父亲一个交代: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偷偷去见了我的生父,我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的,反而你在我心中更重要了。多年后,我跟母亲谈论到生父,还有好多家里的秘密,我都没法告诉你,现在都可以用我的文字告诉你,我爱你,永远想念你。

红星专访│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谈转型:我懂重庆人内心深处的东西

电影《月光武士》根据虹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以重庆“山城”为地理背景,以一个重庆小家庭为时代缩影讲述城市故事。在艰难岁月中,他们互相守护,每个人都互为对方的“月光”,亦互为对方的“武士”,成为叫醒彼此的力量。故事展现出重庆日新月异的城市进程,人与人之间温暖扶持的美好情感,追述中国往事、重庆往事,重构记忆中的中国。

红星新闻:近日,您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月光武士》在重庆开机,为何选择此事将这部作品搬上大银幕?

虹影:这个是一个机缘巧合,我们准备时间很长了。做这么一部电影,还原一个原汁原味儿的重庆故事,重庆往事。小说在内容上是30集剧的内容,电影就是以中心街这一条街老百姓的生活为主体,以重庆的美食为主,要忍痛割爱好多东西,但是目前我觉得还是把原来小说当中的最重要的部分保留。

红星新闻:您觉得写作和导演工作跨度很大吗?因为笔下人物是受控的,而拍摄现场总有意外。

虹影:我想写作和导演是不一样的工作。写作是用文字表现一个故事,导演是用视觉表现一个故事,就是用镜头来表现,而且好像写作表面上是一个人的工作,其实写作也凝聚了很多很多非写作人的(创作)。导演更是集体的创作,缺一方面都不行,它聚齐众多人的心血。导演是一个指挥家,就像一个音乐一样的,包括它的序曲、组曲,然后终结,差一个都不行。

红星新闻:除了《兰心大剧院》,您之前的作品也被改变成过影视作品,对于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您是否会做出一些妥协?

虹影:我觉得电影就是导演的一个作品,谈不上我作出妥协,有些导演做的比较过分,有的做的比较好,本来电影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所以没有完美的,只是说那种做的特别过分的,会让人觉得特别的遗憾,这也是我自己做电影的时候,尽量少留遗憾吧。

红星新闻:带着《月光武士》回家乡拍摄,感受特别不一样吧?

虹影:回到家乡拍这个电影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得到很多朋友的帮助,给我们找上世纪70年代的服装、道具,包括车辆、住宿。我想我拍重庆可能比别的导演要好一点,我会找到最地道的重庆的景,知道那个时候重庆人真正内心深处的东西,不仅是还原,而是呈现他们内在的那种精神气质,和他们在生活磨难、命运转折的时候,做出的选择或做出的牺牲和努力,尤其是情感方面的付出。

红星新闻:您的多部作品被国内外多家出版社出版,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虹影:接下来会再写重庆的故事,现在已经写了三分之一,叫《西区动物园》。

红星专访│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谈《兰心大剧院》:

电影《兰心大剧院》由娄烨导演,马英力编剧,巩俐、赵又廷主演,影片讲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上海兰心大剧院在排演新戏《礼拜六小说》的六天时间里,九个人物在重重谍影下展开的生死对抗。有观众表示,电影呈现出非常不一样的上海,黑白风格的运用恰到好处,极具导演娄烨个人风格。对于这部电影,虹影给出很高的评价。

红星新闻:根据您的作品《上海之死》改编的电影《兰心大剧院》正在热映,作为原著作者您怎么评价这部影片?

虹影:我觉得这是娄烨拍的最精致的,而且最有结构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要再三的看,我想才真正能够懂得电影里的艺术。这部电影不是在还原1941年的上海,而是以艺术的构建,来回视那一段历史;这部电影用黑白的方式呈现也恰到好处。演员也非常准确地表现了那个时候人物的内心,我觉得它是一部非常内心的、特别女性主义的电影,我非常喜欢。

红星新闻:娄烨导演在《兰心大剧院》电影里用黑白的形式呈现,影评人罗杰.伊伯特曾说,“黑白电影有一种梦的质感”,而相对的彩色电影便是更偏向于写实的。您如何看待黑白叙事?

虹影:在我看来,用黑白的形式很考验一个导演的功力,我第一次听见娄烨用要黑白形式做《兰心大剧院》,我其实心里面挺吃惊的,因为黑白形式对一个导演来说挑战特别大。

当我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第一次看到电影以黑白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它非常艺术,非常精致,它其实不完全是黑白,灰色的调子,非常高级的黑白,娄烨的电影,都带有一种呼吸感,正好特别吻合那个时候的上海。其实那个时候的上海不像现在我们说灯红酒绿的上海。你想一件美丽的旗袍,如果用灰黑调子呈现出来,非常不一样。

红星专访│虹影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把重庆当成一个人,我懂她

红星新闻:《兰心大剧院》演员阵容强大,您怎么评价巩俐和赵又廷等演员的表演?

虹影:我觉得可以说这是赵又廷前所未有的最好的一个表演,这种表演就是没有表演的表演。我在北京首映的时候就提到了赵又廷,比如说他们(和巩俐)有吻戏,然后我就说不像演的,他说是真的。巩俐的角色一反常规女明星身上的脂粉气或种妖艳,她塑造了另外一个女明星、女间谍。那个年代的女性角色特别感动我,有隐忍,特别控制,特别是于堇跟她的养父说这是我最后一个演出了。对我来说,这两个演员是特别优秀的。

红星新闻:原著里结局于堇(巩俐扮演的角色)是一跃而下,跳楼身亡,电影里导演却设置了一种开放式结局,你会不会觉得少了一点戏剧性?

虹影:这是不一样的,我当然很尊重娄烨导演的选择,因为他利用了我小说里面的戏中戏,让观众进去,也可能说于堇没有死,就是有一个戏内戏外,开始跟结束的一个互相辉映,就像镜子一样,镜子里和镜子外,那种时空的交错。

“树民生活”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2278918451@qq.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联系人:
电话:
微信:

官方网站: